獲千萬投資 宅男變老闆 目標打造最強線上手遊

 

「打機」在香港人的心目中是一個很複雜的用詞,父母一邊願意把平板電腦交給小孩當玩具,另一邊廂又會怪責成績不好的兒女只掛着打機,但一如GAMESPACE老闆阿Mark所講,「其實任何活動都好,太過沉迷都是不應該的。」這位年少愛打機的宅男,仕途經過多番轉折,最後還是選擇做遊戲開發。幸而好運接着來,除獲得HKIRC免費贊助 .hk的區域域名,令投資者知道他們為紮根香港的本地公司,去年終獲得過千萬的投資,可謂出人頭地,為打機者爭番啖氣。
  

1c
 

Mark Chu
 
Founder and CEO
 
GAMESPACE
 
Multimedia Limited

 

「而我不知GAMESPACE是誰」應該是許多人對阿Mark公司的第一印象,其實GAMESPACE早於2010年成立, 但多年來開發遊戲不算太多,一隻手已經數得到,然而成功例子只要一個就夠,那就是《機動Online 》。
  
「Online市場很少見機械人的題材。內地愛三國遊戲,日本也愛機械人,不過日本不流行Online Game,所以機械人遊戲都是單機的。」阿 Mark認為,香港很少出現適合港人口味的遊戲題材:「香港人也愛日本風,我們見到有這個空間,便決定製作《機動Online》。」
  
今年只得30歲的阿Mark愛打機,尤其最愛Online遊戲,第一隻的至愛就是《萬王之王》。可惜由於本身有讀寫障礙,中七畢業後未能升上大學,結果進入了珠寶公司當Sales。做了四、五年,發現自己還是最愛遊戲行業,便毅然投身香港的遊戲代理公司,在因緣際會下,負責的遊戲竟然就是《萬王之王3》。
  
小時候的興趣,最後變成了職業,對某些人來說叫做實現了夢想,但阿Mark依然未感滿足。當年做代理遊戲賺錢很多,阿Mark卻認為香港應搞本土開發,可惜遭老闆婉拒。阿Mark捨不得浪費這大好機會,把心一橫,拿出二十多萬的老婆本,自己做老闆,成立了GAMESPACE。
  
2
 

於2010年的亞洲遊戲展內,唐英年亦曾到訪過GAMESPACE的攤位。(廠方提供照片)

 
《機動Online》是GAMESPACE的第一隻遊戲 。不過做一隻Online Game成本很大,編寫過程亦複雜,所以阿Mark決定將它變為網頁Online Game,程式寫起來會簡單一點,成本低一點,玩家更不用花時間下載,在2010年的時候算是非常異類及創新。結果,《機動Online》最終為阿Mark帶來過百萬的收入。
  
「香港算很好了,近年多了很多投創基金及項目,譬如數碼港等等,公司要start-up亦變得容易,」《機動Online》雖然有成績,可惜接下來無以為繼,公司只能不斷地接下各種外判工作,結果打亂了自己的遊戲開發進度:「Start-up容易,如何由中小企再向上發展便很難,你必須要再找一個有實力的投資者,才能繼續往上爬。」
  
數碼港等各種基金,雖然可以提供約莫二、三十萬的資助,但對於遊戲開發來說還是遠遠不夠,唯一解決辦法是先做好了一個遊戲初版,然後再四處找投資者幫忙。《機動Online》早有打算推出第二集,而且草圖等等全部都有,唯獨是欠人手、欠起動資金,公司如果繼續維持以前的規模,《機動Online 2》根本不可能出現。
  
main
 

即將在今年推出的《忍界大戰 2》,就是公司在手遊全力出擊的頭炮大作。

 
「可能我好運,在去年於一個數碼港搞的活動內認識了投資者,結果他們願意投放八位數字的金錢,幫忙公司搞發展。」當然,現在手機遊戲市場正旺,接下來GAMESPACE的遊戲大都是會在手機上推出,包括即將見街的《忍界大戰2》,與及前文提及多次的《機動Online 2》等:「我希望可以在手機上做一隻真真正正的Online Game。」
  
「香港遊戲公司要面對最大的困難,就是競爭者並非來自本地。」阿Mark指的,就是手機營收排行前列的遊戲,多數是由外國(如“Candy Crush”)、內地或日本開發,而他們的公司動輒擁有過千名員工,這個規模,香港遊戲公司根本難以比較。不過,GAMESPACE既然獲得了過千萬的投創資金,當然想大搞特搞,阿Mark表示這筆錢要如何運用也相當有難度,因為投資者也有很多附帶條件要完成,除了發展公司品牌,還要在外地開展分部,全部有Deadline,必須要在限期內完成。但對於以上的難題,阿Mark只是一笑置之:「這些我還可以應付,但最大最大的困難,依然是家人的問題。父母偶爾會說,假如我當初用開公司的錢去做其他行業,可能一早發達了;另外女朋友又經常催促結婚等,這些才是我要面對的真正壓力。」
  
22222_metro
 

上一篇7-15061Q350070-L
《大富豪 2 流金歲月》活躍會員數超過30萬 今盛大改版首推出台港澳限定建築「劍湖山世界」
下一篇无标题
遊戲人生 細數《江湖霸圖》教會你的五大哲理
評論

評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