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打遊戲有獎金=賭博,獎內褲就可以?!

本文文源來自:新浪電競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大多數人對日本電競的認知還停留在格鬥遊戲上,諸如梅原大吾等日本電競明星也全部出自於格鬥專案中。

而在最近幾年裡,日本電競有了明顯的發展。日本電競聯賽(Japan Esports League)成立並得到了每日新聞和Twitch的贊助,乙級聯賽的東京綠茵足球俱樂部旗下也有一支電競隊伍在聯賽當中。

日本电竞联赛的《守望先锋》比赛 日本電競聯賽的《鬥陣特攻》比賽

除了一直強勢的格鬥項目,日本電競最近在PC端遊戲項目的表現同樣亮眼。先是獲得了拳頭官方舉辦的《英雄聯盟》太平洋對抗賽冠軍,接著又在《鬥陣特攻》世界盃小組賽中表現出色,最後僅差一小分就能打入八強。

日本LJL赛区在《英雄联盟》洲际赛上获得冠军 日本LJL賽區在《英雄聯盟》洲際賽上獲得冠軍

遊戲氛圍濃厚的日本似乎終於迎來了電子競技的春天,但是日本的電競行業人士並沒有因此對前景感到樂觀。在日本,法律已經成為電競發展的一道阻礙。

日本消費者廳執行的《景品標記法》規定,經營者為了促進商品銷售而提供的金錢或物品都視為獎金,獎金上限是10萬日元。而在在電競賽事中,遊戲也屬於該法律中的“商品”。

旨在保障消费者利益,促进良性竞争的《景品表示法》 旨在保障消費者利益,促進良性競爭的《景品標記法》

通常情況下,高昂的賽事獎金會吸引明星選手、增加曝光度、製造更多的話題,因而提升商業價值,但是日本這項法律限制住了遊戲廠商舉辦大賽的可行性。另一方面,觀眾眾籌獎金的形式在日本同樣行不通,這種形式被《日本刑法典》定義為賭博性質。

法律的約束讓不少贊助商望而卻步,比賽規模一直很難做大,那個在格鬥圈影響十來年的“鬥劇”最後就是因經營組織不善而停辦。另外一個例子,日本本土遊戲公司卡普空為了規避日本法律,也將“卡普空杯”落地在了美國。

http://n.sinaimg.cn/games/crawl/20170731/_Vrf-fyinvwu3797510.jpg

缺少具有規模的賽事還讓電競選手的收入成為了問題。目前除了少數如Topanga聯賽這樣的高獎金比賽,在日本幾乎沒有大規模的電競賽事,這也就意味著日本電競選手想要出人頭地就必須在國外賽場取得成績,但國外熱鬧的電競市場對於日本電競仍然產生不了幫助,這在日本形成了一個很尷尬的局面。

以剛獲得EVO 2017《STREET FIGHTER 5》項目冠軍的日本選手Tokido為例,他從2002年至今十多年的職業生涯中,幾乎所有比賽的獎金都來自於國外賽事。無論日本有多少優秀的電競選手,他們在本國仍然沒有太多的表現機會。

Tokido个人奖金收入排行 Tokido個人獎金收入排行

日本遊戲雜誌《Fami通》的前主編浜村弘一,目前是日本多個電競組織的負責人,他對於日本電競的發展感到十分失望,電競本是一個可以創造巨大經濟效益的產業,但他們卻正在錯過這個機會,“如果不是因為法律限制,我們想舉辦多少高獎金賽事就能舉辦多少。”

但這並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膽大的還是可以鑽下法律的空子。其做法是遊戲廠商和玩家不參與獎金發放,而是由賽事贊助商或者其他協力廠商提供,Topanga聯賽、《鐵拳7》世界大會和日本的《英雄聯盟》聯賽都已經這麼做了。

Topanga聯賽是日本的一項格鬥聯賽,從2012年一直舉辦至今,比賽獎金遠遠超過了10萬日元的限制,在2015年舉辦的第二屆Topanga世界聯賽(Topanga World League 2)上,獎金池達到了300萬日元。日本的另一項賽事——《鐵拳7》世界大會,去年光冠軍獎金就達到了300萬日元。

LJL联赛的奖金由Amazon赞助,同样超过了10万日元 LJL聯賽的獎金由Amazon贊助,同樣超過了10萬日元

但是日本律師古川正平說通過贊助商發獎金仍然是一種冒險的舉動,贊助商很有可能會被認定為賽事組織的一部分,從而構成違法行為。

如此看來,日本電競的每條路好像都被活活堵死了,相關從業人士仍在探索解決的方式,但就目前來說,日本的本土電競賽事仍然只能在夾縫中生存。

不過腦洞大開的日本人總能想到特殊的方式,比如在去年的《坦克世界》錦標賽上,冠軍可以獲得日本女優紗倉真奈的一條內褲,也算是換種方式增加了賽事影響力。

     看著賽事主辦方和紗倉真奈一本正經的樣子,總感覺有一種浩然正氣充斥於胸中,對電競運動的熱愛也更強烈了,不是嗎?

評論

評論

上一篇LOL韩服疑似出现国人外挂 多名职业选手遭吊打
《英雄聯盟》韓服外掛橫行?!
下一篇1.jpg
MOBIUS FINAL FANTASY一周年囉!
安安我是小編,如果你覺得我很白目那我會很開心。

評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