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時代街機還没死 看看在美國它們是怎麼進化的

霓虹燈閃耀的Chinatown Fair曾是紐約街機遊戲的聖地,也是街機游戲迷的大本營。隨著微軟索尼等家庭遊戲機的興起,讓承載《鐵拳》等遊戲記憶的街機逐漸走向了沒落。無論如何,當Chinatown Fair在運營三十年後的2011年關閉時,還是觸動了很多人。

IMG_256

其店主Sam Palmer也是如此。他並不願意出售街機廳,認為街機是他心有所屬的地方。電影製片人Kurt Vincent和Irene Chin認為,雖然很多人對街機有懷舊情緒,但並不足以當飯吃,說到底街機還是一門生意。

儘管在亞洲街機廳仍然相對活躍,但在美國正逐步走向沒落。少數街機廳開始順應時代做出改變,因此得以延續下去。而被淘汰的是那些固步自封、因循守舊的老舊街機廳。大多數現代化街機廳依賴的不僅僅是電子遊戲的收入,還包括各種不同的商業模式。在新的管理模式下,Chinatown Fair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個家庭娛樂中心。該中心為客戶提供手工釀造啤酒的酒吧服務,結合復古的街機遊戲,並開展以啤酒為主題的各項活動。此外,Chinatown Fair還順應時代潮流整合進了直播活動。

 

家庭式娛樂

Chinatown Fair現任老闆之一的羅尼索貝爾(Lonnie Sobel)說:“當我第一次接手並作出改變時,前兩三年非常困難。需要幾年時間才能起效,因為使用者口碑需要時間的積累。”

索貝爾於2012年接手了Chinatown Fair,並將其打造為一個“家庭娛樂中心”,迎合了更廣泛的受眾人群。雖然之前的Chinatown Fair在業內的口碑不錯,在對戰遊戲社區中也有不少的話語權,但索貝爾想要內容更平和一些,也就是減少對戰遊戲,同時增加更多的舞蹈遊戲。Chinatown Fair的粉絲想用一己之力維持街機廳的運行,但索貝爾認為,只有商業化才有意義。

他將他的商業模式描述為Chuck E. Cheese(家庭娛樂中心供應鏈)和Dave&Busters(成熟的遊戲,食物以及酒精娛樂)的相互交叉。他認為,街機業務有些類似於電影業。當電影開始出現在錄影帶上時,人們就不再去電影院了。整個院線行業經歷了大洗牌,延續下來的影院會使用更好的用戶設施,比如毛絨椅子和3D螢幕。最後,觀眾又回到電影院。

“最初,當遊戲機的功能越來越強大以及互聯網的普及,每個人開始都在家中玩遊戲,”索貝爾說。“但最終,他們意識到還有很多遊戲無法在家裡玩。你沒法在家裡玩一個大型賽車遊戲或一個大型舞蹈遊戲,除非你在自己家裡購買50萬美元的設備。“

IMG_257

在Sobel新模式的管理下,新的Chinatown Fair每天有35到40場比賽:策略遊戲,射擊遊戲,照相,拳擊格鬥,籃球,空中曲棍球,手榴彈,跳舞以及節奏遊戲,當然還有一些格鬥遊戲。總體策略是提供盡可能多樣化的遊戲來吸引消費者,為用戶創造在家用遊戲機上無法複製的共用社交體驗。

“我們已經做到了這一點,因此每一個年齡段都可以度過一段美好時光,”索貝爾說。

索貝爾說,舞蹈和節奏遊戲最受歡迎,佔據了業務總量的30%。除了遊戲本身外,他還從舉辦各類活動上賺取了大量的收入。有更多的生日派對,也有不少私人活動,平均每年會有20到30次。在週末黃金時段,租用場地舉辦私人聚會的每小時花費高達950美元,而到場的每位顧客平均每小時花費大約350到500美元。

 

酒類的消費

新型的街機廳還主要從飲料等其他方面獲取更多收入。例如,布魯克林的一家酒吧Barcade就打造成了老式街機廳的樣式。由於對街機廳以及就把的熱愛,首席執行官兼聯合創始人皮爾凱爾米贊(Paul Kermizian)於2004年與三位朋友一起開設了第一家此類酒吧。

“在成為一名酒吧老闆之前,我是一個電影製片人,”凱爾米贊說。 “我曾監製了一個關於啤酒工藝的紀錄片,所以我們的酒吧專注於手工釀造啤酒,但同時我也是一名電子遊戲收藏家。”

現在,Barcade即將在東海岸開設第七家分店。 凱爾米贊預計,根據統計,平均每家店每月約有6000人光顧。

他指出,他們必須不斷地調整街機在酒吧中的擺放位置。不同區域也有不同的消費者習慣,所以這些地點也必須有不同的遊戲。例如,曼哈頓分店的恐龍格鬥(Primal Rage)遊戲很受歡迎,但是當他們在新澤西州的分店設置同樣的內容時,就遭到了人們的冷遇。

IMG_258

“我們會以遊戲為主題,” 凱爾米贊說。 “有時,我們甚至把街機移動到酒吧的不同位置,從而獲得更好的效果。“

酒吧主要吸引休閒遊戲觀眾,由於聖馬克有更多的遊戲用戶,所以聖馬克分店的遊戲收入也最多。在其他分店,約12%到15%的收入來自遊戲,而在聖馬克,遊戲收入約占總營收的25%。

凱爾米贊說:“我們的聖馬克分店億遊戲為中心。其中有很多遊戲,所以我們吸引到很多真正的遊戲玩家。”

當然,需要清除的是,雖然Barcade偶爾會舉辦遊戲活動,但對於其休閒用戶來說,這並沒有起到很大的吸引力。他們的大部分活動都是以手工釀造啤酒為主題,有時突出地方性啤酒廠。

繼Barcade成功之後,美國各地湧現出各種街機酒吧。 凱爾米贊對Barcade的宣傳指出:“這是擁有經典街機和街機環境的少數幾個酒吧之一。”

精神繼承

雖然目前大多數新型街機廳主要面向休閒玩家,但像Next Level這樣的街機廳主要面向遊戲玩家。Next Level的店主是Chinatown Fair前任經理Henry Cen,在某種程度上Next Level是“格鬥遊戲社區”的繼承者。Henry Cen依舊是格鬥遊戲社區中的一員,他認為其中的精神在虛擬戰場上必不可少。

Cen指出,Next Level之所以能夠吸引遊戲玩家,部分原因是其中蘊含的競爭精神。他認為很多玩家會去更好的地方,並向別人學習。

“它吸引了那些想要更好的玩家。“Cen說。“你總是想成為一個很好的玩家。你想要一個充滿優秀玩家的環境。 “

原來的Chinatown Fair於2011年關門打烊後,Next Level隨即開業。雖然其以打造遊戲社區為重點,但也密切關注客戶的需求和開展新業務的成本。

“現在的環境不同,因為你必須買更多的遊戲。我會告訴你這涉及到成本問題,“Cen說。 “你不能只是玩一個遊戲,你必須瞭解消費者如何玩遊戲。“

Cen同時指出,其他費用包括行銷,以及運營成本,當然還有紐約的高租金。

IMG_259

Next Level目前業務已經擴展到很多老式的遊戲機。除了打遊戲和舞蹈節奏遊戲之外,它還引入更多的現代化遊戲機,主辦比賽,並出售遊戲點卡。Cen表示,其大部分收入仍然來自格鬥遊戲社區,占到總營收的46%,而16%來自飲料和小吃,其餘38%來自於紙牌遊戲的相關交易。每週平均約有200人光顧,主要是一些老客戶。

由於電子競技的普及,流媒體正在成為Next Level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流媒體和其他遊戲相關視頻業務近年來一直在穩步增長。市場研究公司SuperData表示,今年將有望達到46億美元。

“流媒體有助於創造收入和提高市場行銷,因為流媒體本身也會產生收入,”Cen說。“你得到的觀眾越多,營收潛力就越大。所以,流媒體遊戲就像電視節目。“

值得注意的是,流媒體遊戲還沒有達到像“英雄聯盟”和“Dota 2”這種多人線上競技遊戲的水準。Cen相信,幾年內格鬥遊戲仍是主流。

儘管Cen肯定對打造格鬥遊戲社區充滿熱情,但他也警告說,在生意時不要陷入情緒困擾。

“不要愛上你的生意,否則你不會看到所有的問題,”他說。 “特別是一個你非常熱愛一件事情時,你就不會看到其中的缺陷。”

評論

評論

上一篇IMG_256
騰訊TGP獨家發行《虎豹騎》不刪檔測試8.1開啟
下一篇218784-201706122022392165
《銀魂》真人電影首周票房收入9.8億日元 超出預期

評論

評論